专访华为王俊:一个数字化联接器的诞生和使命

作者:嘉文 来源:原创 2020-03-10

  “请各位填写今天的健康日报。”

  “我们早上来开个视频会议。”

  ……

  2020年的2月以来,这些话就成了很多公司群里的高频用语。

 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很多企业员工不得不开启在家远程办公的模式。不管适应或者不适,以远程办公场景作为起点,在线协同模式正在迅速普及,一点一滴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模式,正如2003年电商的崛起,17年过去了,我们恍然发现,它早已融入我们的生活,成为习以为常的小事。

  疫情就像是一个“催化剂”,从在线打卡、视频会议、到文档协作和在线培训、审批和CRM等系统,包括会议室的老旧设备的接入,协同办公的越来越多的需求场景,被催生、增长到爆发。不仅让人们提前体验未来10年的工作方式,也打破了这个行业的步调和节奏。

  以华为云WeLink为例,在疫情期间不断扩容、每天新注册企业数增长 50%,每天会议数增长 100%,百万级日活用户数…….这样的速度可能让华为云团队都出乎意料,而这些仅仅发生在WeLink正式发布的一个月以后。

  从“无心插柳”到“与时间赛跑”

  2019年12月26日华为云WeLink发布前,外界对这个来自华为内部的协同软件知之甚少。WeLink服务产品部总裁王俊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说,三年前,华为开启WeLink 项目是为了解决内部的问题,作为一个在全球170个国家,拥有超过 19 万员工的巨型公司,“解决全球的协同、跨区域的沟通问题,让各种业务场景更好地联接,这是我们的出发点。”

图:WeLink服务产品部总裁王俊

  “可能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。”王俊也没想到,突然的疫情让刚露面的WeLink迎来了黄金增长期。他回忆说,之前有很多客户到华为展厅参观的时候,看到了华为员工使用WeLink,因为用一个手机就可以做远程的业务,这种体验很新奇很不错,就咨询这个产品是不是可以对外销售。后来,陆陆续续这种声音越来越多,于是,去年12月份,WeLink正式“搬”到云上并对外发布。

  “源于华为内部的成功实践。” 这是WeLink和其他协同软件相比最与众不同的地方:首先,华为的业务领域很广,既有面向运营商的业务,又有面向企业、面向消费者的业务,而且不断有新的业务领域孵化和产生,要支持各领域的业务有效增长,同时公司人员不能显著增加;其次是地域广,由于华为业务遍布全球170个国家,WeLink要支撑公司的全球化业务运作;再次,华为属于制造型行业,要保证以客户为中心,各流程的高效运转。

  “华为也是一家传统企业,华为的数字化转型起点是一个非原生的数字化企业,从信息化到数字化的过程,面对的各种挑战、踩过的坑,相信其他企业也同样会面临,华为把自己的实践经验都凝聚到了WeLink产品中。”源于华为又承载着华为各种业务实践的WeLink,无疑更懂企业。

  从抗击疫情到复工复产,以技术帮助社会各行各业正常转动,WeLink一直在与时间赛跑,在一线奋斗:

  1月25日至6月1日期间,华为云WeLink为用户免费提供视频会议系统,1000用户数以下的单位可以在线免费开通,并支持100方实时在线会议;

  在2月3日开工首日,华为云WeLink支撑华为员工召开了4万场视频会议,1万场跨国会议;

  在2月的第一周,华为云WeLink就已为1152家医疗相关企业提供远程会诊等服务;

  华为云WeLink为全国数千家各级卫健委、疾控中心、政府单位提供了远程协作的技术支持,构建了高效可靠的沟通网络;

  ……

  一个高速旋转的数字化飞轮

  什么叫飞轮呢?一个产品从诞生到成功,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。从静止起步的时候要推很大的力量,不断推动沉重的巨轮,一圈一圈地旋转,最终产生突破,自己转动起来。

  你看到的是一个WeLink,实际上,它后面承载着华为的云、AI、5G等很多技术,以及对企业数字化长期的积累。在王俊看来,WeLink不是一个简单的协同软件,而是一个数字化的联接器,会形成数字化飞轮。“从一个基础的办公场景,比如远程会议入手,慢慢推动轮子转起来,这个环先把团队联接上,再联接业务、知识,联接更多的业务,联接更多的知识......当这个飞轮不断旋转,拉通企业的数据流、业务流,最后形成一个很大的力量,而这个力量就可以驱动企业向数字化的升级和转型。”

专访华为王俊:一个数字化联接器的诞生和使命


  WeLink“飞轮”中的基础一环,是把一些功能的服务化,围绕用户体验串接起来,例如,如何把企业的一个个孤立的系统,如邮箱服务、邮件服务、消息服务、空间服务等联接起来打通,类似于“打地基”的工作。

  WeLink“飞轮”中的第二环也是最重要的一环,是形成使能业务的企业“社交网络”。王俊表示,困扰很多企业用户CIO的最头疼的问题是,有非常多的存量设备、系统和流程,以往一个新的系统上来,必须把前面的干翻。“立而不破”对企业来说至关重要,针对企业以往的业务活动和流程,WeLink提供了We码平台,以“静水潜流”的方式,快速把企业内部的存量资产,如CRM、HR、财务系统等迁移到WeLink上。“以企业的销售业务为例,传统的CRM系统,更多像是一个管控系统,要录入线索机会点、每次客户拜访的活动等信息。但从用户的角度来看,就是一种管理要求,更像是一种控制。所以,它在活跃度是比较消极的。接入WeLink之后,WeLink已经具备入口和流量,比如,在一个项目作战群对话中离散的消息,选中以后可以变成一个主题,进入’我的机会点’进行线索管理,通过类似的方式,逐渐从一个控制系统转变为一个面向用户作战单元的使能系统。对管理者而言,他不需要听汇报看胶片,等待一线的反馈,能够通过手机Dashboard实时看到每个区域、每个经营单元所产生的市场变化,做出快速的指挥和判断。”

  AI也是WeLink的“飞轮”中不可或缺的一环。据了解,早在2017年底,当时的WeLink已经具备了基础能力,华为开始构建AI的驱动力。人的成本越来越高,时间也越来越宝贵,WeLink的一个基本设计理念就是要足够简单,”我们一直说Don’t let me think,不要让用户思考,很多特性用户并不一定需要知道,通过WeLink智能助手小微,用户用语音一句话就能直达想要的服务。”此外,WeLink还提供了丰富的AI接口,逐渐开放一些AI服务,帮助企业形成更高效更灵活的工作模式。

  数字化进程或迎来“质”的飞跃

  从信息化迈向数字化的过程中,涉及到对业务对象的服务化、联接过程的服务化和联接规则的服务化。这个过程中,会产生一些新的模式,有时候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变革,但可能在企业的业务管理上产生重要的作用力和影响力。比如,目前直播在个人的生活娱乐等领域很普及,如何让直播技术在企业端产生助推力?促进企业的经营管理?王俊介绍,WeLink在内部做了一些尝试,员工可以根据需要进入某个会场,在华为内部有一个干部的答辩活动,把原来在线下会议室的方式,直接通过直播方式投放到内部,相关的人员就能收到通知,在自己的电脑和手机上接入,还增加了实名或匿名评论互动的功能。这样,通过直播技术的应用变形来促进管理的改进。

  此外,WeLink作为一个逐步开放的数字化的”联接器”,越来越多的生态合作伙伴的接入,很多具有想象力的场景开始落地。比如,在疫情期间,华为云WeLink携手伙伴,提供各类防疫知识;再如,大家乘坐电梯的安全问题比较敏感,要戴个手套或者纸巾按按钮,但如果一个小区公司的电梯,部署华为IoT的感应器,可以用手机控制代替物理的按键。

  艾媒的报告预测,2020年中国智能移动办公市场规模将达375亿元,这还不到电商市场规模的一个零头。虽然,在疫情之后,短时间内,2亿人在线进行网络会议的历史奇观可能不复出现,但对于人们来说,在线办公和的远程办公的模式逐渐被认可被接受。

  “协同办公还在一个初始阶段,远没到一个成熟的阶段,即便是非常成熟的Saleforce也在不断进行产品迭代和演进,来适应不断变化的场景和行业需求。”王俊说。 而入局到这个领域的所有玩家,包括华为云WeLink,还没有哪一家形成了绝对的垄断地位,都在各自寻找不同的切入点和构建竞争力。相同的是,所有的协同办公产品底下都有一个非常坚实的云服务作为”底座“。”因为你不可能把协同办公服务撑满一个数据中心。“

  从今年1月到3月,两个月内中央级别的政府会议有四次提及“新基建”,频率之高让人讶异,可见,信息基础建设和科技创新既是抗疫的有力工具,也在成为未来的新经济增长点。

  也许,2020年的后疫情时代,将潜伏着协同办公领域未来一个巨头的诞生,现在预测还言之甚早,”协同“不等于”上网“,能够真正和企业办公生产环境结合起来,把整个企业的效率和效益提升上去,才能立足于市场之中。以’做企业数字化联接器’为使命的WeLink能做到吗?我们拭目以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