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网大厂的“造芯”运动

作者:一点财经 来源:转载 2022-09-19

  在全球缺芯的当下,任何一家企业进军芯片领域,都不会让人意外。

  光是在2020年,国内就有7万多家芯片企业新成立。去年,国内芯片领域共发生约287笔投资,同比增长67.8%。在大量瞄准芯片的企业中,互联网大厂的身影格外匆忙。

  今年以来,各互联网大厂接连开启“减员增效”节奏,但在芯片上的投入有增无减。8月10日,快手推出首款自研芯片,并正式宣布进军TO B市场。快手的老对手字节跳动,也在芯片领域频频动作。7月,字节披露自研芯片的最新进展,还被曝出用行业3倍薪资挖芯片人才。

  后浪跃跃欲试,老将早就建立起稳固地盘。

  从2018年百度率先发布昆仑1芯片开始,阿里、腾讯等老牌互联网大厂相继进军芯片领域。此后的时代沉浮中,BAT曾先后撤掉多条业务线,但依然牢牢守住芯片这块战场。

  对于互联网大厂而言,做芯片需要有具体场景承接,不能“为了做而做,或是短视频或是云计算或是自动驾驶。当然不管是哪些场景,他们造芯大多出于两个目的——对内满足自身业务量爆发带来的算力需求,对外开拓市场空间寻找新的增长点。

  提到芯片,我们往往会想到此前被卡脖子的华为。事实上,在这位科技老大哥之外,互联网战场上早已掀起轰轰烈烈的“造芯”运动。

  快手字节:压强原则,后发制人

  眼下,互联网的共同命题是TO B。

  当老一代的互联网大厂纷纷转向TO B领域,后浪们也在跟上。

  如果用“基因论”来看待快手,这家面向C端用户的短视频平台,在诞生之初并没有多少TO B基因。但互联网最令人激动的地方,就是用跨界打破“基因论”。

  8月10日,快手推出视频云服务品牌StreamLake,进军云服务市场。同时,它还发布云端智能视频处理SoC芯片SL200。据其官方介绍,这款芯片视频压缩速率是世界上最快的。

  也就是说,快手“造芯”的逻辑是:用自研芯片加固视频云服务的底座,并以此将触角蔓延到全新的to B领域。

  那么,它为何发生在眼下这个时间点呢?

  《一点财经》认为,这背后有两方面原因:对内降本增效、对外寻找新的增长点。

  去年9月,快手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,将“降本增效”放在核心位置。目标是提升商业化运营能力,而不是单纯地追求用户量。

  降本增效,在视频处理上表现地尤为迫切。快手的日活已经从2015年的千万级,飙涨到到今年一季度的近3.5亿。如此高的日活下,快手每天处理的视频量级有数千万个,视频播放量级几百亿。

  这也就导致,快手在视频编码、压缩、传输、播放、分发等全链路上的处理变难,同时也消耗着大量的带宽成本。目前,快手的带宽量级已经接近上百TB。

  此时,就必须要用芯片节省大量带宽成本和提高视频处理效率。而且,这活儿还就得快手自己来干。因为相比通用性的芯片厂商,快手显然更明白视频处理中的算法痛点,从而设计出更能攻克难关的专用型芯片。

  在降本增效之外,芯片还能为快手打开新的破局路。

  如今的快手,已经摘掉了“佛系标签”。今年一季度,快手营收210.7亿元,同比增长23.8%;经调整净亏损收窄至37.2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34.1%。

  但是,快手依然面临着增长的瓶颈期。整个短视频赛道的流量增长放缓,线上广告也在下滑,快手的